现金注册平台

现金娱乐平台注册送钱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王先生

联系方式:18766270088

电话:0532-83186688

地址:盐城深海花珍品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偶然的相遇是缘分吗

时间:2017-06-11 20:48 来源:未知 点击:

赶到三叔家,一片哀伤,大家都在默默的忙碌着,悲戚单薄清瘦的三婶看到我 满 泪盈盈 诉到: “叫你三叔少做点他就是不听,九点多了我不打电话叫他回来吃饭他恐怕就倒在山上了.....”我一时也 找不到安慰她的话语,眼眶湿润...... 灵堂前, 三叔的一个侄子悲伤的在不停地掉眼泪.....堂堂一个三十岁的男子汉有着妻子儿女。 前年他和乡亲们一起在浙江修路桥时,桥梁坍塌死里逃生捡的一条命但脚却断掉了只能拄着拐杖。他的父 亲也就是三叔的哥哥至今也无法赶回家看望兄弟最后一眼。因为他也要为了减少儿子的负担依旧在外乡修 桥,依旧不怕桥梁坍塌而死。是的,大山里的生命何惧怕死?!有一句大山里雄起经典土家语“要死卵朝 天,不死万万年”就怕死不了,医院不救了。 青山依旧,阳光依然,山村一座座简陋陈旧的木房散落在大山的肩背上显得是那么的苍苍凉凉寒 碜。逝者如斯,生者如斯,生命亦如斯...... 2013年8月21日 夜 第339章 默认分章[339]   青春邂逅 相遇如花,缘份似歌。如果在你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在千里之远的他乡有一场邂逅,我想那也是 人生无悔珍贵的记忆,历经岁月挥之不去。像一树花开投影湖底;像一抹云彩绯红天际;像一杯红酒醉染 流年。 几次次动笔,我想写下那年那火车上的那青春 邂逅。可每每触及笔端,似有千言万语却无从说 起;似有万千情愫却无语言喻;似有百般感想却思绪阻塞凝固;大脑顿时茫然,一片朦胧。面对素笺洁白 终以纤尘不染结局。 特别是今年春天四月份的一天月夜,我独自在州民中碧草茵茵的球场闲遐转悠时,静悄悄偶遇少 儿就一直同窗的同学时我能当即写下一篇感慨放在空间里。也曾想到那年那场邂逅竟也未能成笔。 近段时间闲散在家里,沉溺上网。每天把自己弄得憔悴又凋零,虚无又浮躁,心对文字总是安静 不下来。加上近一两个月是好日子——不是朋友乔迁新居就是同学子女们金榜题名。大家同学相聚,繁华 如梦,红楼醉染,豪言壮语,华章丽句在举杯碰盏之间传送。人到中年一番感慨,有种“感月吟风多少事 ,人老健康城,春归秣陵树”青春真是稍纵即逝。感叹 我们在最美丽的青春季节里相遇相识;感叹我们 在最美丽的年华里朝夕同窗共读;亦感叹如今我们的生命在延续他她们的青春正蓬勃! 回到家里,酒晕晕,头轻轻,思飘飘,零乱的突然想起李清照的诗词句:“酒意诗情谁与共?夜 澜犹剪灯花弄...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我报路长嗟日暮,学 诗漫有惊人句,风休住...”有种眼眸湿润泪萦的感觉 也许是有着几分酒意,也许是有着几缕思绪随着灵魂在飘逸,我仿佛坐上了二十年前岭南大地上 迅疾飞驰的列车上依窗独自遐想:“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黄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 人”苏东坡吟咏的是《惠州一绝》。我坐上的是真正罗浮桥畔深圳开往去张家界回乡的列车上,境意也就 不同了。我归心似箭。纵然岭南罗浮山四季紫荆花灿烂绚丽遍原野美景令人留念,纵有“一奇红尘妃子笑 ,无人知是荔枝来”荔枝的诱人物产的丰盛 ,我还是选择坐上了回乡的列车,辞作了岭南人。 去回到 天门山,不二门,猛洞河畔去寻找我那魂牵梦萦的青春梦境。那是我曾留恋过的人间仙境,我要执着无悔 青春单纯。 当列车飞驰进入郴州时,也许我是一个严重晕车的人,竟管是坐火车也是头脑昏昏沉沉 ,还是 看到了郴州的山山水水与岭南别是一番风景,进入了湖南山水,那家乡也似近在咫尺了,情感优柔即刻想 到那“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一种莫名的惆怅 ,忧郁的思绪飘然袭来。回家乡,像是一场孤独的寻梦。悠悠的思念像梦一样失去了联系——听说他回去 到了广西原来的部队去了...... 一路默默无语,我把脑袋依旧伸在车窗外,一任萧萧风吹,观望一川川风景瞬间在眼前闪过,来 不急思索那种“征鸿过尽,万千心思难寄...衡阳雁去无留意”的意象时衡阳站就到了。车稳稳的停下了 ,当我回首望向拥挤上车的旅客时,车门口站上一个年轻人,身穿深蓝色西装内着洁白的寸衣,英俊潇洒 挺拔的身型,俊朗帅气阳光的面容顿时让车厢有一种青春的气息在流动,有一种清新的氛围在浸染。几乎是 同时我们彼此望向对方,几乎是同时我们彼此感知我们熟悉,几乎是同时我们彼此的眼神告诉我们觉得不可 思议——在这狭窄的车厢,在这飞驰的列车,在这千里之远的衡阳,在这滚滚的万千人流,在这莽莽荒荒 的时间缝隙怎会有如此眼眸,怎会有如此的容颜,怎会有如此的停顿定格!常说人生三大喜即金榜题名时 ,同房花烛夜,他乡遇知己。可是我们虽不是知己,但我们是朝夕同窗六七年的同学!偶然的邂逅还是抑 制不了内心的喜悦。他迅速的找到了一个空位,然后轻轻走到我座位过道边把他的西装脱下叫我给抱住就 回他自己的座位去了。也记不住是什么时候他把位置换到了我身边,我依旧怀抱着他的衣服感觉初春的天 气很温暖。第一次我们近距离说话,也第一次彼此说话。(因为在二十年前那时代我们男女同学是不怎么 说话的,加上我是一个羞涩胆怯的女孩)也怀想起我们毕业时彼此留纪念时他叫一女生问我要张照片,我 竟以他自己不亲自来问而拒绝。没想到在这小小飞驰的列车上我们有了这第一次倾心愉快侃侃而谈。原来 他来衡阳进修学习结束了回学校的,现在在张家界航空航天大学教书。等到了张家界终点站我们下车时, 都感到这意外相遇的不容易不约而同地选择在一家餐厅吃一顿饭,他把地址电话写好嘱咐我一定要来张家 界去登天门山去爬黄狮寨